正文部分

聊斋故事: 鬼侠

历阳县的李武拳脚功夫颇为了得,好打抱不平,常以侠士自居。

这天李武来到了和历阳县相邻的运城拜访朋友高林。

高林孤身一人住在运城,比李武大了将近三十岁,但两人以武相交,很是投机。

见李武来访,高林很是高兴,两人正在喝酒,谁知有人来找高林,告诉高林说什么“宝塔倒了”。

李武听得一头雾水,高林急忙跑了出去,一会儿回来,说自己的舅舅突然去世了,必须得马上去奔丧。

李武要跟着高林去帮忙,高林连忙推辞说不好意思。李武只好和高林告辞,启程回家去。

可天还没黑,城门突然关闭了,有官兵守着,不许城里的人出去,说是要查反贼。

李武便来到客栈投宿。

因为城门关闭得突然,许多人被滞留在城里,客栈一下子就住满了,李武一直找不到住处,万般无奈,只好又回去找高林。

正好高林回来拿东西,李武见到了高林。高林很讲义气,马上给李武找了一间闲置的房子住下。

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,李武正要入睡,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叫他,还以为是高林来找他有事。

谁知打开门一看,是一个黑衣蒙面人。李武吓了一跳,正要叫喊,蒙面人拉下了面巾,竟然是普济寺的和尚慧明。

慧明面色苍白,神情焦急地站在门口,见了李武就跪了下来,说有极其重要的事情求他。

李武一直自诩“大侠”,只可惜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可以扬名立万的事,可以让他的侠义之名传播出去。

如今慧明如此诚恳地求上门来,令李武顿生豪情,他立刻让慧明进屋,问慧明有什么事?

慧明掏出一个符咒来,言辞恳切地求李武:“这是转魂符,我想和李施主互换身体三天。三天之后,必定把身体换回来。”

李武呆住了,惊讶至极地问道:“互换身体?什么意思?”

慧明解释道:“转魂符能让我的魂魄进入李施主的身体,而李施主的魂魄进入我的身体里。这样我便能用李施主的身体去救人了。”

“救人?要救谁?我直接去救不行吗?”稍微平静一些后,李武问道。

慧明为难地摇摇头:“那里机关重重,只有我才能破解。只是我受了内伤,如今的身体已不能支撑我去救人,这才来求李施主的。”

李武追问慧明要去救谁。慧明摇头不肯透露,说李武知道得越少越安全。

见李武面露犹疑之色,慧明又一次跪了下来,乞求李武和自己互换身体。

李武犹豫极了。

李武和慧明不算很熟,但慧明又曾经救过他,要论起两人的关系,还得从半年前说起。

半年前的一天李武去集市,听到有个樵夫在愤愤不平地指责普济寺的慧明和尚,连忙过去问详情。

樵夫告诉李武,他去寺庙卖柴,说好了一车柴要付六十文的,谁知等他辛辛苦苦地把柴送上去后,慧明只肯付五十文了。

樵夫气不过,让慧明再付十文钱,可慧明就是不肯,还扬起拳头要打人。

慧明会拳脚功夫,樵夫打不过他,只好自认倒霉,忍气吞声地收下了五十文。

“你说慧明是不是说话不算数,仗着会功夫就欺负人?”樵夫气愤地问李武。

李武一听,义愤填膺,把袖子一捋:“幸好你今天碰到了我。我李武最是行侠仗义之人,我这就替你去教训那慧明一顿,把那十文钱要回来。”

樵夫连忙阻止李武:“算了,那慧明会功夫,别打伤了你就不好了。”

李武一听,气得眼睛都瞪大了:“我李武从小习武,怕过谁?”

樵夫讪笑着,还是不让李武去:“也就十文钱而已,算了,算了!”

李武一拍胸膛,大声道:“我辈习武之人,就是要除暴安良,为国为民,怎么能算了呢?”

樵夫尴尬地看着四周投来的各种异样的目光,没好气地对李武道:“我可没请你去替我出头,你硬是要去,出了事可别来找我。”说着,连忙走了。

李武一拍大腿,感慨道:“唉,这世上胆小怕事的人也太多了!”说完,义无反顾地朝普济寺大踏步地走去。

李武来到普济寺,发现寺庙名字挺拉风,其实破破烂烂的,非常小,总共才三个和尚。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和尚叫圆真,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小和尚叫慧悟,还有一个就是慧明了。

见李武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,圆真连忙拉着慧悟躲了起来,慧明站在门口,警惕地看着李武。

李武不禁有些得意,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名声在外的。

“阿……阿弥陀佛,施主来寺里有什么事吗?”慧明紧张地问李武,笨拙地给李武合十行礼。

李武见慧明三十多岁,身材敦实,浓眉大眼,圆脸厚唇,一脸老实样,又见慧明僧衣破旧,脚上的鞋子大拇指都露了出来,不自觉地把语气放柔和了一些:“今天有个樵夫来寺里卖柴,你为何扣了人家十文钱?”

慧明一听李武是问樵夫的事,不觉松了一口气,告诉李武道:“那个樵夫不守信用,不但没有按时送柴来,里面还有一些湿柴,我才少给他十文钱的。”

“那你也不能打人呀!”李武道。

“那个……那个樵夫骂我……秃驴……”慧明脸涨得通红,吞吞吐吐地告诉李武,“我气不过,才吓唬吓唬他的。”

李武这才知道那个樵夫说话有不实之处,难怪不愿让自己给他出头。

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三个月就过去了。

这天李武打算出远门,去车马行雇车,正在看车子的时候,陪在一旁的伙计突然捂着脸,哭泣起来。李武连忙问他发生什么事了。

伙计告诉李武他叫刘文,刚才有个外地来的客人叫胡三的来车马行雇车,因刘文招呼得不够殷勤,胡三不太高兴,斥责刘文没眼色,还骂了刘文。

刘文见胡三骂得太难听,不禁回了几句嘴。没想到胡三脾气火爆,竟给了刘文几巴掌,打得刘文脑袋嗡嗡的,牙齿都松动了,满嘴是血。

胡三身高力大,而且功夫很好,刘文不会武功,连胡三的身都近不了。

刘文去告诉车马行的老板,想让老板为自己主持公道。可老板却责怪是刘文怠慢了客人,才会被打的,还让刘文给胡三道歉。

刘文不仅被打,还被迫给胡三道歉,这才气得眼泪直掉的。

李武一听这话,当即气得青筋都暴了起来,马上去找胡三,要给刘文主持公道。

胡三见李武是来给刘文出头的,气不打一处来。刚才他来车马行找老板打听消息,刘文突然蹿了出来,斜着眼睛撇着嘴看他,露出一副很是鄙视他的表情。

胡三是官差,向来只有他看不起别人,别人哪敢看不起他,当即就把刘文揍了几巴掌。

胡三打了刘文,出了气,心情才好了一点,正要继续询问车马行老板一些事情,没想到李武又蹿出来了。胡三气得眼睛都红了,当即就和李武打斗起来。

胡三虽然身高力大,而且功夫极好,但他已经五十二三了。李武却才二十出头,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。

两人功夫不相上下,但缠斗了上百个回合后,胡三就体力不支,气喘吁吁的了,被李武抓住机会狠狠地揍了几下。

胡三脸都气白了,恶毒地看了李武几眼才悻悻地走了。

李武十分得意,觉得自己终于实实在在地做了一回侠士。逢人便把自己替刘文出头的事告诉别人听,好好地过了一回侠士的瘾。

谁知李武出了远门回来的时候,还没进城就被胡三拦住了。

胡三带了好几个人,把李武团团围住,扬言要让李武把命留下来。

李武寡不敌众,眼看就要被胡三几人打死了。这时一个黑衣蒙面人突然跳了出来,帮着李武把胡三一伙打跑了,救了李武。

李武十分感激蒙面人。蒙面人对着李武点点头,转身就走。

李武想了想,远远地跟在蒙面人后面,想看看究竟是谁,他好表达一下谢意。

这时一老一小两个和尚从一旁的林子里走了出来,和蒙面人打招呼,见了蒙面人身后的李武不禁一愣。

李武也觉得奇怪,圆真和慧悟怎么会认识这位蒙面大侠?

蒙面人干脆把黑衣面巾都脱了,原来是慧明。

慧明告诉李武,他和师父还有师弟是出来化缘的,见李武有危险,才过去帮忙的。因为知道胡三难缠,不想惹麻烦才穿上了黑衣服,蒙了面。

后来,李武为了表示感谢,到普济寺去送东西给慧明。谁知普济寺已经空空如也,三个和尚都不见了。

李武觉得过意不去,又去了普济寺几次,都没看到人,这才罢了,只好把感激放在心里。

如今慧明求上门来,李武是真的很矛盾。不答应慧明吧,既有损自己的侠义之名,还对不起慧明的救命之恩。

答应慧明吧,这互换身体之事又太玄了。万一慧明三天后没有及时回来,自己就变成和尚了,还是一个负了内伤的和尚。

还有,慧明换了自己的身体是为了去救人。如果自己的身体被慧明用坏了,用残了,那以后的日子自己如何过?

再有,慧明要去一个机关重重的地方救人,也不知牵扯到了什么事里面,如果给自己惹来麻烦怎么办……

李武左思右想,实在下不了决心答应慧明。

看看外面,月亮已经升上了半空,慧明急得汗都出来了,又一次哀求李武:“都说李施主侠义为怀,还请李施主答应我。我慧明在此发誓,三天后一定赶来,和李施主把身体换回来。如果有违此誓,让我不得好死。”说完,慧明又一次支撑着给李武磕头,嘴里突然涌出来一口鲜血,慧明咬着牙给吞了回去。

见此情景,李武拒绝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了,咬咬牙,答应了慧明。

慧明高兴极了,又给李武磕了几个头才颤颤巍巍地爬起来,把转魂符撕烂了,又抓着李武的手,念动咒语。

一会儿,李武便觉得自己的灵魂出了窍,接着便进入了慧明的身体之中。

李武的魂魄一进入慧明的身体中,立刻感受到了难忍的疼痛。

慧明让李武把黑衣脱下来,他要穿着去办事。李武把黑衣脱了下来,再穿上自己的衣服,冷汗把后背都浸透了。

慧明的魂魄进入了李武的身体后,深深地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,叮嘱李武这三天都不要出门,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马上换上了夜行衣,蒙上了脸,转身就走……

慧明才离开一晚,李武就后悔了。

慧明的身体受伤太重,李武被疼得一夜都睡不安。因为慧明的叮嘱,李武又不敢出去请郎中,只得硬生生地忍着,简直是度时如年。

而且李武还发现一个问题,他要是不出门,这屋里什么吃的都没有,难道让他喝风不成?

第二天早上,李武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,就喝了几口水填肚子。勉强熬到中午时,李武已经是又疼又饿,面色如纸,浑身虚脱,站起来两条腿直晃,觉得自己的魂魄都要出窍了。

李武什么都顾不得了,找了一根棍子拄着,打算先去看郎中,治一下伤,再去买点吃的,填一填肚子。

谁知李武刚走出门口,就听见远处传来叫叫嚷嚷的声音,说是全城抓捕受伤之人。

李武吓得转身就回到了屋里,关紧了门。

没过多久,李武就听到有人在外面用力地敲门,大声嚷着要搜查。

李武更害怕了。自己这副样子一看就是受了伤的人,而且还是内伤,这要是被抓了去,就百口莫辩了。

正在李武焦急万分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时候,高林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点头哈腰地告诉两个衙役,房子是他的,已经空置好久了。说着又塞了银子在衙役手里,冲着两人挤眉弄眼。

衙役以为房子里住着的是高林的外室,会心地一笑,收了银子去查下一家。

衙役走后,高林没有进屋,只是有些愧疚地回头看了一眼,就匆忙走了。

李武躲在门后,实在想不通高林为何能未卜先知,赶来救场,而且都不进来看他一眼。他还想求高林给他请个郎中,买点吃的来。不然,慧明的身体可就没法再用了了。

熬到晚上的时候,李武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,已经气息奄奄的,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没命了。

这时,有人在轻轻地敲门,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,叫李武开门,说给李武送吃的和药来了。

李武大喜,顿时有了力气,不管三七二十一,连忙把门打开,一看,门外竟然是刘文。

李武惊呆了。

刘文赶紧进来,把门关上,拿出药给李武吃,又掏出几块饼子递给李武,还放了一些吃食在桌子上。

李武吃了药,又吃了饼子,这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。

见李武一脸疑虑地看着自己,刘文苦笑了一下,对李武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你了,其实我,高林还有慧明都是昔日辰王的手下。”

“辰王?”李武不禁惊呼失声。

十年前,外敌入侵,是辰王带领手下兵士浴血奋战,抵御了外敌。

没想到皇帝听信了谗言,担心辰王拥兵自重,竟任由奸臣给辰王罗织罪名,给辰王定了一个谋逆之罪,要诛辰王九族。

辰王有个才一岁的儿子。刘文和辰王的几个手下一商量,设计拼死把辰王的那个儿子救了出来,也算给辰王留下了一条血脉。

不过,十年之后救辰王儿子的几个人中出了一个叛徒,为了荣华富贵去告了官,说辰王还有一个儿子活着。

官府大喜,为了立功,四处搜查辰王之子。

幸亏那个叛徒参与救人的时候,只是负责外围的一些小事情。他只知道辰王之子还活着,具体在哪里,被谁救走的都不知道。加上刘文等人十分机智,一发现不对,立刻通知辰王之子躲藏了起来,因此官府一直没有抓住辰王之子。

“你说的辰王之子应该是慧悟吧?”李武问道。

“是的。为了保住辰王的这点血脉,我们六个人如今只剩下三个人了。”刘文难过地说。

沉默了一会,李武突然问道:“那天,你是故意让我去找胡三打架的?”

刘文很不好意思地点点头。

那天胡三来历阳县车马行找老板查问慧悟的下落。因老板和慧明打过几次交道,也见到过慧悟。刘文担心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,就冒险去招惹胡三,不让胡三仔细查问下去。

可胡三给了刘文几巴掌后,又继续去找老板询问,刘文心里十分焦急。后来见李武来了,刘文素来知道李武喜欢给人打抱不平,便故意在李武面前哭泣,让李武替自己出头,去找胡三的麻烦。

果然胡三和李武打了一架后,不再找老板问话了。

后来,一直跟踪胡三的刘文见他拿钱收买几个混混,吩咐混混跟着他一起去找李武,知道胡三要报复李武,连忙去通知武功高强的慧明去救李武。

因胡三一直在历阳县查找慧悟,慧明知道这里已经暴露了,便打算护送圆真和慧悟来运城找高林。

刘文跑来,让慧明救李武。刘文说,慧明把李武救了,正好让胡三起疑心,继续在历阳县查下去,他们离开才安全。

慧明说,即便不是为了安全,他也应该救李武。李武无辜被牵扯到里面,他怎么样也要救他。

后来慧明和圆真带着慧悟来到了运城,在高林的安排下,藏了起来。可藏了还没多久,那个叛徒亲自带了人来到了运城。

慧明还没来得及带着慧悟走,叛徒就封闭了城门,四处搜查。

结果圆真战死,慧悟被抓,慧明受了重伤,拼死逃了出来,来找高林想办法。

高林当时正在和李武喝酒,突然有个小乞丐来报信,说出了暗语“宝塔倒了”,知道慧悟出事了,连忙编了个舅舅去世的谎言,让李武赶快离开,他好去救慧悟。

高林和慧明见了面,商量怎么把慧悟救出来。这时刘文也得到了消息赶了过来,三人争着进机关重重的大牢去救人,让其他人在外面接应。

可三人之中,刘文没有功夫,高林虽然会武,但年纪大了不说,还有旧伤。只有慧明武功高强,而且还懂机关术。

可慧明如今身负重伤,连走动都吃力,更别说进大牢去救人了。

没办法,高林和刘文准备豁出命去救慧悟。这时慧明想起了他的两张转魂符。

几年前,慧明曾经救过一个道士。那个道士为了感恩,给了两张转魂符给慧明,慧明只要撕烂转魂符,抓住别人的手,心里念动咒语,就可以和别人移魂换身。

刘文不会武,高林便让慧明和自己交换身体。

慧明摇摇头,高林的身体不行,经受不了,这时高林想到了李武。

李武年轻力壮,而且武功高强,慧明如果和李武交换身体,就能去救慧悟了。

于是慧明找到了李武,求得李武和他互换了身体,又赶去大牢救慧悟。

高林和刘文心急如焚地在外面等消息,见衙役要去搜查李武的住处,高林连忙过来解围。知道李武有伤在身,又没吃的,天黑了,刘文又来给李武送药和吃的。

得知了前因后果,李武一点也不埋怨慧明了,安心地等着慧明回来交换身体。

第二天,吃了药好了许多的李武一觉醒来,突然发现刘文不见了。

门窗锁得好好的,刘文是怎么出去的呢?李武百思不得其解,想着慧明会移魂术,刘文肯定也会一些奇门异术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终于第三天来到了。眼看着太阳一寸一寸地落下去,慧明还没出现,李武开始心焦起来。

固然慧明的身体已经渐渐好了一点了,但这终究是别人的身体,而且慧明还是官府要抓的对象,李武可不想东躲西藏地过一辈子。

渐渐地太阳已经隐去了最后一抹余晖,天地慢慢地昏暗下来,李武绝望了。

慧明是死了,还是说话不算数,救出了慧悟就带着他跑了,怎么还没来呢?李武脑袋里乱糟糟的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的他后悔极了。

李武在心里暗暗发誓,只要让他平安度过此劫,他以后再也不要当什么侠士了。要不是自己去替刘文出头,怎么会牵扯出这一连串的事?

半夜了,李武毫无睡意,睁着眼睛躺在床上,他已经想好了,等把刘文送来的药和食物吃完后他就走,什么都不管了。

这时,一股风吹了过来,关得紧紧的窗子突然自己打开了,一个黑衣蒙面人跳了进来。

李武一看,惊喜得差点跳了起来,慧明终于来了。

慧明什么话都没说,掏出转魂符来,立刻和李武交换了身体,然后摆摆手,让李武的魂魄赶紧进入身体里去……

李武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,发现自己只是受了一点小伤,很是高兴,还想问问慧悟救出来没有,刘文去哪里了,高林有事吗?见慧明的魂魄进入他的身体后,马上又从窗子跳了出去,只好闭上了嘴巴。

第二天,李武从关了三天的屋里走了出来,觉得天也蓝,花也红,心情好极了。

这时城门也解封了,李武连忙回到了历阳县。他很想把自己豪气满怀,和慧明互换身体救辰王之子的事说出来,但他不敢讲,只好把得意埋在心里,暗自感叹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侠义之举。

时光荏苒,转眼三年过去了,李武已经成亲生子了。

这天李武有事出远门,突然见到了高林,惊喜万分。

这时的高林已是满头白发,步履蹒跚了。见高林如此模样,李武很是诧异。

高林见了李武,也很高兴,请李武到酒馆喝酒。

李武问起了慧明和刘文。高林长叹一声,告诉李武,救慧悟那天,刘文和慧明就已经没了。

李武惊异极了,告诉高林刘文来给他送过药和吃食,慧明来和他互换了身体。

“那是他俩的鬼魂!”高林叹息道。告诉李武,杀了叛徒,救出慧悟后,高林在外面接应,带走了慧悟。

为了引开官兵,慧明往另一个方向逃。官兵们在后面追得很紧。为了护住李武的身体,也为了不暴露李武,刘文拼死缠住了官兵,慧明使出了暴魂术,灵魂出窍,和官兵打斗……官兵们被打退了,但刘文被乱刀砍死,慧明的魂魄受到重创,进入身体后不久也闭上了眼睛……

李武目瞪口呆地听完了高林的叙述,突然羞愧难当。他一直觉得自己才是除暴安良,为国为民的大侠,其实像慧明、刘文、高林那样的才是真正的侠啊!

(图片来自网络,侵删)

手机购彩平台,手机购彩官网,手机购彩网址,手机购彩下载,手机购彩app,手机购彩开户,手机购彩投注,手机购彩购彩,手机购彩注册,手机购彩登录,手机购彩邀请码,手机购彩技巧,手机购彩手机版,手机购彩靠谱吗,手机购彩走势图,手机购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