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部分

民间故事: 男子放生母蛇, 妻子病重时母蛇托梦: 小心你请来的郎中

李兴友从小生活富足,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生意人,七岁时因家中生意受挫,从此一蹶不振,而李父积劳成疾,最后也撒手而去,只留下他与母亲二人相依为命。

母亲王氏,本来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从没吃过什么苦,如今到了这种地步,也只能咬着牙,将儿子抚养长大。

母子二人虽守着偌大的家业,生活上依旧拮据,且实际上,自从李父离开之后,家里也不剩下什么银子了。

而李兴友也因此去到一家店里,当起了伙计,靠着力气赚些银子补贴家里。

不过在他二十岁那年,母亲忽然对他说了一件事,说他父亲在世时,曾为他定下一门亲事,对方是沧州城内沈家的女儿,算了算日子,其女也到了出嫁的年龄,想让他这几日到沈家去问一问。

李兴友一听就有些着急,说道:“娘,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?咱家现在衰落,哪里还能配得上人家?若是因此耽搁了人家姑娘的婚事,到时候定会惹得人家不快。”

原来,他是觉得父亲曾经辉煌,与他定亲的人家也定是门当户对的,然而现在,他们家道中落,却不知对方家里如何,若是人家蒸蒸日上,自然会看不起他家,又岂能依照约定,将女儿嫁给自己呢?

可王氏不这么想,她觉得沈老爷当时许下了婚约,就理应守约,又岂可轻易反悔?

人在世上,最重要的就是守信,而沈老爷她也曾经见过几次,知道他是一个明事理,讲诚信的人,那他也定会明白这一点。

所以,王氏就对儿子说道:“不去看看怎么知道,说不定沈家不会这么想呢。”

由此,李兴友次日跟掌柜请了几天假,一个人背着包裹,带上婚书,去往沧州沈家,不曾想半路做的一件小事,竟在日后救了自己一命。

(一)

此时正值晌午,天气非常炎热,李兴友躲在一颗大树下乘凉,忽然听到远处一阵喧闹声,抬头一看,原来是几名男子围在一起有说有笑,各自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,在地上挑来挑去。

“快看,它还想逃呢,哈哈哈哈......”

几人玩的起劲,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走了过来。而李兴友靠近之后才看到,原来他们围住的,是一条身上带着青色条纹的母蛇。

至于为什么他能断定那是条母蛇,则是由于其腹部明显更粗些,一眼就能看的出来。

那母蛇盘在地上,每次刚想逃出,就被他们用木棍挑开,几次之后,就盘在地上不动,耸拉着头趴在那里。

“孔承兄,听说蛇肉好吃,我们生起火来,将它烤着吃了吧。”

“你这主意不错,那我们就快点动手,吃完了还得继续赶路呢!”

李兴友一听说他们要吃蛇肉,急得连忙上前,说道:“几位,你们若是觉得饿,我这里还有些干粮,可以送给你们,你们能不能放过它?”

刚刚那个叫孔承的男子,一转头,就看到李兴友在自己身旁,而自己又不认识他,顿时不悦地说道:“这条蛇跟你有关系?”

李兴友只好摇了摇头,说与他无关,只是恰巧路过此处,见它可怜而已。

孔承嘴里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你管什么闲事?你那些干粮,哪里比得上肉香。”说完,他便又转过头来,继续对付那条青蛇。

眼看他们举着棍子就打,李兴友只能无奈地说道:“几位兄弟,不如这样,我出银子将它买下来,你们拿着银子到客栈里吃肉,也省的你们自己动手,行吗?”

几人听他这么说,顿时停手,不过其中一人似乎还不肯相信他会给银子,问他是不是真的。

李兴友当即从怀中掏出了二两银子,递给了那个名叫孔承的人,随后几人丢下木棍,笑着离开了。

等他们走远,那条青蛇还趴在地上没有离开,李兴友就一手提着它,到了附近的一片草地,将它放在一旁。

那青蛇到了草地之后,往前爬了一段距离,之后还转过头来向他吐了吐信子,似乎知道是他救了自己,在向他道谢。

李兴友见它没事,朝它挥了挥手,之后才转过身来继续赶路。

又过了一天,他终于来到了沈府,见到了沈家老爷。只是他没想到,沈老爷听说他的来意之后,一连叹了三声气。

(二)

“李公子,我与你父亲旧交一场,没想到他走的这么早,怎么也没通知我一声?”

“沈伯父,由于家父突然病逝,丧事也是由母亲操办,兴许是因为时间上来不及,就没能通知到你。”

沈老爷突闻好友恶讯,一时间心中难免有些伤心,李兴友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就只好站在一旁,等待沈老爷心情平复。

之后沈老爷似乎是缓了过来,又朝他问道:“那贤侄这次前来,又是为了何事?

李兴友从怀中拿出婚书,递给沈老爷,沈老爷接过婚书之后,脸色顿时一变,似乎没有料到还有这件事。

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下来,将婚书放在一旁,说道:“贤侄这么远过来,就先在府上休息一日,等明日休息好之后,我们再商议这件事情。”

随后,沈老爷让管家准备了宴席,又让人给李兴友安排了住所,之后先行离开了厅堂。而李兴友就跟着沈府的人一起,来到了房间。

到了晚上,沈老爷与沈夫人一起来参加宴席,李兴友也坐了下来,期间就只有他们三人,沈老爷的女儿一直没有出现。

宴席散去之后,李兴友躺在床上,想起这一天内沈老爷的表现,心中已经确定,沈老爷是不想将女儿嫁给自己,否则他早该提起这件事了。

而他也并非一定要娶沈老爷的女儿,既然沈老爷没这个意思,他便决定,自己明日主动退掉这门亲事就是。

到了第二天,沈老爷见了他之后,果然吞吞吐吐。李兴友不想在这么继续绕弯子,就直接说道:“沈伯父,侄儿昨天想了一夜,本应该依照约定与沈姑娘成亲,然而世事难料,如今李家已经家道中落,实在配不上你们沈家,因此婚约一事就此作罢,伯父重新在找一位女婿吧!”

沈老爷一听这话,就知道李兴友心中有气,责怪他不肯将女儿嫁给自己,一时间脸色有些尴尬,又见李友兴要转身离开,他这才终于出声解释道:“李公子且留步,其实并非是我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你,我沈某也不是那种嫌贫爱富之人,只是这其中另有隐情。”

“罢了,你随我一起来到后院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李兴友正想离开,听到沈老爷这么说,便又停下脚步,跟着沈老爷一起来到后院,而沈老爷带着他来到一间闺房外。

李兴友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,沈老爷就向他解释道:“这就是小女的闺房,如今她正在房内,你进去看看就明白了。”

起初,他还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,擅自进入女子的闺房有些不合情理,不过沈老爷一直催他进去,他只好在门外喊了一句:“沈姑娘,在下打扰了!”

“吱呀”一声,门被推开,李兴友独自走了进去,就看到屋内一道身姿曼妙的身影,正站在屋内等着他。

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沈姑娘,初次相见,就觉得沈姑娘惊为天人,一身青衣长裙穿在身上,眉目如画,气质温婉,只是她面色有些苍白,似乎正经受着一场重病。

沈姑娘也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,一时间两人双目相对,心中皆升起一股莫名的情感。

这时,沈老爷才从门外走了进来,说道:“李公子,这便是我唯一的女儿沈青竹。”

“其从小体弱多病,有几次郎中来看,都说活不过二八,不过万幸的是,青竹她还是挺了过来,只是她这体质,日后定需让人在身旁照顾着,就怕到时你娶了她之后,她会连累你们李家。”

沈老爷刚说完,沈青竹就低下了头,而李兴友这才明白为何沈老爷昨日会有那样的反应,原来是怕女儿拖累到他们。

可这既然是父亲定下的婚约,只要沈家答应,自己又岂能因此失约?

因此,李兴友说道:“沈伯父,只要青竹她愿意,我自然愿意娶她过门,日后也定会照顾好她。”

有他这样保证,沈老爷就说自己要再同夫人商议一下,到了晌午的时候,沈家终于做出了决定,将沈青竹嫁到他们李家去。

两人的婚事在三个月之后举行,婚礼当天,李家上下一片热闹,直等到深夜,众人才都散去。

过不多久,谁都知道李兴友娶了个漂亮妻子,一开始还有些羡慕,而当知道他妻子常年多病时,一时间又对他同情起来。

而沈青竹嫁到李家之后,身体比之前在家时好上不少了,丈夫也处处照顾她,让她能安心养身子。

次年夏天,沈青竹忽然又生了一场恶疾,倒在床上久治不愈,李兴友请来了多个郎中都没能治好,心里焦急如焚,然而就在此时,一位中年郎中恰巧经过这里,听说李家有人病重,就前去医治,没想到就是这位郎中,差点让他们夫妻二人丢了性命。

(三)

那郎中看起来三十多岁,留着长须,见到沈青竹的第一眼,眼角就闪过一丝精光,过后巧妙的收起表情,深深皱起了眉头。

“李公子,你夫人这病有些古怪,寻常药石恐怕起不了什么作用,不过听说附近的青石山上,有一株名叫醉龙草的奇药,或许用它能治好你夫人的病,你可愿上山寻找?”

李兴友听说夫人有救,连忙说道:“当然愿意,只要能医好夫人,就是刀山火海我也愿去。”

郎中轻声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这便为你画上一副图,你依照图里的样子寻找,记住,此草多长于山洞里,你每个山洞都要去看一遍。”

李兴友点头应下,随后拿好了郎中给的图,又向母亲交代一番,之后一个人朝着青石山出发。

走了大概一天的路程,李兴友终于来到青石山下,见这山内草木葱葱,山路崎岖险峻,便知道这里很少有人过来,

正当他要上山时,遇到一位老伯拦下他,说道:“小伙子,这山常有危险,你怎么还敢一个人上山?”

李兴友停下脚步,问道:“老伯,这山里有什么,为何危险?”

那老伯答道:“这我不知,只是这些年来,常有人在山上失踪,因此没人再敢上去,我劝你也早些回去吧。”

李兴友是为寻草药而来,没找到草药之前,岂能空手而归?不管山里到底有什么,他都要上去亲自寻找一遍。

因此,他辞别了老伯,一个人上山而去,而那老伯见他不听,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后也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李兴友在山上转了半日,只找到一处山洞,进去之后,也没有发现醉龙草的影子,不过也意外寻到一些其它草药,就随手摘了一些放到竹筐里。

直到过了晌午,他才发现另外一处山洞。这山洞比刚刚那个大了不少,他直立着身子都可以进入。

然而正当他要踏入时,忽然觉得心头一紧,瞬间感受一股危险,连忙侧身往洞外一闪,接着一阵狂风就从洞内吹了出来。

李兴友顿时心惊,不知道洞内到底有什么,不过为了寻药,他还是悄悄踏了进去。

由于洞口很大,有较多的阳光照了进来,因此洞内也并非是漆黑一片,等到他来到洞内之时,不禁傻了眼,原来这洞中竟然有一条青色大蟒。

此时大蟒吐着信子,双眼盯着他看,李兴友两腿都有些发抖,就想着从洞中退出去,然而他不经意一瞥,却在那巨蟒身后见到一株醉龙草。

想要直接绕过巨蟒去摘醉龙草,显然不太可能,但若是让他打倒巨蟒,也同样是难如登天,两者他都办不到。

且那巨蟒见到他盯着醉龙草,似乎眼神也有些变化,向他缓缓过来,而李兴友只能不住得往身后退去。

那巨蟒离他越来越近,李兴友心中大感不妙,心想自己今日就要栽在这里了,然而这时一道轻微的嘶叫声响起,巨蟒停下了动作,而李兴友也看了过去,结果让他讶异,入眼的竟是他曾经半路救下的那条母蛇。

此时巨蟒将身子收了回去,回到原来的位置,而那条小青蛇爬到了李兴友面前,嘶嘶叫着,似乎在对他打招呼。

李兴友劫后余生,长呼了一口气,之后蹲下身来,与它说些什么。

“小青,我需要那株醉龙草救人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李兴友指了指巨蟒身后的那株醉龙草,小青蛇似乎明白过来,就带着他来到这里,而他连忙伸手摘下,之后高兴地对着小青蛇道了声谢。

在那条巨蟒不舍的眼神中,李兴友与它们告了别,带着醉龙草下山而去,他不知道的是,还有另外一桩麻烦等着自己。

(四)

“你竟然真的摘到了!!!”

郎中刘永贵手中拿着醉龙草,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
他手中的这株这醉龙草,与他所画的一模一样,通体碧绿,而根茎发白,绝不可能是假的,也因此更加让他意外。

他很清楚这株奇草长在什么位置,想要摘下它又有多么凶险,本来打算让李兴友有去无回,却没想到让他真的带了回来。

“刘郎中,既然醉龙草已经带了回来,你快用它来医治我夫人吧!”

李兴友见沈青竹身体愈发越弱,回来之后就催着刘郎中赶快开药方治人。而刘郎中却从刚刚的兴奋惊讶,忽然换了一道面孔,镇定的说道:“不急,还缺几味药材,等明日我寻齐之后再开药方也不迟。”

说完不等李兴友回答,就径自回到了自己房内。

晚上的时候,李兴友越想越不对劲,觉得这个刘郎中似乎有事情瞒着他,不过目前只有他说能治好沈青竹,所以自己也只能暂时相信他。

“等明天,若是刘郎中再借口推脱,自己定让他给个交代。”李兴友暗自下定了决心,之后昏昏睡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又是一阵嘶嘶的叫声响起,李兴友睁开眼睛一看,窗户外面,竟然多了一条母蛇。

“小青,你怎么跟过来了?”

李兴友来到窗户边,两眼望着它,这时,母蛇突然开口:“小心你请来的郎中,他不是真心在帮你!”

说完,小青蛇两眼瞪着,向他吐了吐信子,之后转头去了院子里,而李兴友开门去追,想要问个清楚,结果这时忽然醒来,才发现这是只一场梦。

不过这虽然是梦,却也给他提了个醒,此时他正好也睡不着,就想到院子里走一走,结果看到刘郎中屋内的灯还亮着,因此就悄悄走了过去。

“刘永贵,你真的要拿这醉龙草救沈丫头?”

“怎么可能,这醉龙草十分稀有,若是拿出去售卖,最少也价值千金,我刘永贵可没那么傻!”

“我就知道!只是,这李兴友和沈青竹你怎么处置?你不是看上了沈青竹那丫头了吗?”

“潘行,你今夜去帮我弄来一株假醉龙草,明日我用它来入药,先瞒过李家那小子,之后再想办法除掉他!”

李兴友躲在门外,将两人的密谋听得清清楚楚,他只觉得心中一阵后怕,幸亏自己提前发现了两人的阴谋,之后又悄悄藏身在院内,见到一名身材高瘦的男子从刘永贵房中走出,一直出了院子。

等他回到房间之后,开始考虑怎么才能拆穿两人的真面目,不多会,一个巧妙的计划就在心中悄然浮现。

第二天,刘郎中拿着一株‘醉龙草’在房内等着,一直催促王氏问道:“你儿子不在房内,到底去了那里?不是说好今日就要配制药方,来医治沈青竹吗?”

王氏也是一脸迷惘,回道:“昨夜他还在房内呢,不会是今早有事外出了吧?刘郎中,要不你再等等?”

刘郎中嘴角扬起一丝坏笑,过后又故作生气的说道:“不用等了,我这就将着醉龙草磨成粉,你等下煎了药让她服下就行。”

说完,他就要开始动手,而这时李兴友恰好赶来,喊了一句:“且慢”,随后带着一群人来到屋内。

这些人都是附近有名的郎中,有些还是从城内快马加鞭赶过来的,加在一起,共有几十位,几乎是整个镇上的郎中都来了。

刘永贵一看来了这么多人,当场就愣在了那里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李兴友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刘郎中,听说醉龙草难得,所以我请来诸多前辈前来一观,你将手中的醉龙草,拿给他们看一看。”

李兴友似笑非笑的望着他,而刘永贵赶忙将手中的草药藏在背后。不过众人听说他有醉龙草,争先恐后的向其围了上去。

只见刘郎中一边呼喊,一边往外躲,但房间内此时站满了人,就连门外都有人,他那里能躲得过去?不一会手中的醉龙草就被人抢走,而那位得到的郎中拿到手中看了看,一口就断定这株是假的。

“什么?这是假的?你真是害我们白跑一趟。”

“李家小子,你若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,我们万济千方堂的人,可不会轻饶你!”

这些郎中以为是李兴友骗了自己,不禁对他瞪眼,而李兴友拿到那株假的醉龙草之后,说道:“这不是我从山上带回来的那株,刘郎中,真的那株在哪?”

众人又齐齐望向刘永贵,结果刘永贵咬着牙,就是不说真的那株在哪,李兴友就说带人去他房间里寻找。

刘永贵一听,忽然从地上窜出,想要跑回房去,结果被人按在了地上,之后李兴有就带着一群人到他房间去找。

走在最前面的是位老郎中前辈,他因为急着想要见到醉龙草,所以第一个进了屋子,可没想到才刚进去,一柄长刀就向他砍来。

老郎中一个打滚,刀从他身边擦过,而屋内那名男子,一看门外有这么多人,顿时丢下长刀就跑。

可这么多人在场,哪能让他逃走?不出一会他就被人绑了起来,李兴友上前一看,原来他就是那个名叫潘行的男子。

之后,李兴友带着他们来到刘永贵房间,果然在房内寻到了真正的醉龙草,通体碧绿的一株,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香味,众人见到无不纷纷称奇。

后来,李兴友请他们出手医治妻子沈青竹,其中一人说他懂得如何医治,李永友就把醉龙草交给了他,而他只用了半株,就将沈青竹的病给治愈了。

剩下的那一半,李兴友打算赠给他们万济千方堂,作为此事的答谢。然而他们不肯,说愿意出五百两银子买下,之后几天让人将银子陆续送来。

至于刘永贵与潘行两人,则皆因心怀不轨,被他们一同送去了衙门,至此,此事才算有了个结局。

从此之后,沈青竹身体恢复如常,并切不再常年生病,还与丈夫一起开铺做起了生意,共育有三子一女,日子也越来越好。

声明:本故事为虚构民间小故事,多来自于坊间奇闻、传说、志怪小说、戏曲、传奇等,作者本意是为了传承中国民间古文化,切勿相信真实性,也不要封建迷信!

民间故事:男子放生母蛇,妻子病重时母蛇托梦:小心你请来的郎中

民间故事:男子赶路,半路救下一条母蛇,母蛇说:小心你请的郎中

手机购彩平台,手机购彩官网,手机购彩网址,手机购彩下载,手机购彩app,手机购彩开户,手机购彩投注,手机购彩购彩,手机购彩注册,手机购彩登录,手机购彩邀请码,手机购彩技巧,手机购彩手机版,手机购彩靠谱吗,手机购彩走势图,手机购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